| 加入桌面
 
 
當前位置: 寧波企業網 » 本地要聞 »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薩金特:為什么馬云的“大數據助計劃經濟論”似是而非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薩金特:為什么馬云的“大數據助計劃經濟論”似是而非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7-10-16  來源:寧波企業網  瀏覽次數:246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薩金特:為什么馬云的“大數據助計劃經濟論”似是而非

  2017-10-13

  財新TMT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薩金特:為什么馬云的“大數據助計劃經濟論”似是而非

  大數據一定程度上只是統計學的“舊瓶新酒”,但也有助于經濟學科突破獲取及時、準確信息的瓶頸

  記者/王力為 編輯/凌華薇

  “馬云的說法原則上可能是對的,但是現實離這一目標還有十萬八千里?!?011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托馬斯·薩金特(Thomas Sargent)針對馬云的“大數據助計劃經濟論”在近日接受財新記者專訪時這樣表示。

  10月9日,國慶假期后的第一天,2017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即將公布。在專訪中,薩金特就大數據、產業政策、諾獎、經濟學意義等一系列熱點問題給出了他的經濟學家視角。

  馬云的話之所以是一句“聰明的評論”,是因為經濟學史上一直存在關于計劃經濟和市場經濟哪個更好的辯論。薩金特指出,亞當·斯密只是聲稱后者更好,從未給出證明。上世紀30年代一位經濟學家給出分析證明,表明市場經濟好,但是同時發現“仁慈的規劃者”也能做得一樣好。

  “一些人把這個平手當做自由市場更好的論據?!彼又f,“哈耶克痛恨計劃經濟,說上述結論是基于擁有所有我們事實上并不擁有的信息的假設”;核心差異在于,中央規劃者沒有足夠的信息,而競爭性市場是一個可以讓人們分散化地去找到所有所需信息的機制?!暗艘仓皇沁@么理論,沒有給出證明?!?/p>

  過去30年,仍不斷有學者重新審視這個問題,包括把新的信息理論加進去,但仍無法證明哪種機制更好。薩金特說。

  確實如馬云所說,如果能獲得足夠多可靠的數據,并以合適的方式使用它們,計劃經濟存在潛力。但薩金特話鋒一轉說道,“但是即便是用上性能最強大的計算機,也仍然就像經濟學家嘗試寫出的兩種貨物、四人分配的稍顯愚蠢的假想型模型一樣,離以合適的方式利用數據、解決現實中的問題仍差十萬八千里?!?/p>

  然后還要考慮政府的代理人問題,誰控制著政府?薩金特直言,這中間存在巨大的激勵機制問題——哪怕總體是一個良治(benign)的政府。

  市場經濟的核心理念在于,每個人都更好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因此最好的辦法是讓他們自己去決策。薩金特進一步思索道,馬云無疑也是聰明人,“聰明人”說國家可以控制、主導經濟,很可能并不是希望政府來安排、告訴每個人應該做什么;而是想說,政府可以提供給每個人一系列選項,從而讓每個人都能選擇那些不但對自己好,也對整個社會好的選項。

  “但這些選擇是什么,無疑又是極度復雜的?!彼袊@道。

  近來在國內經濟學界引起較大爭議的另一個問題是政府在產業政策等問題中所能扮演的角色。

  薩金特就此回應稱,我不是一個教條主義者(ideology,指咬緊一個立場不放的人)?!拔艺J為確實有一些領域市場需要政府的幫助。如果有人說政府沒法組織任何事務、取得好的結果,那會是一個愚蠢的說法?!?/p>

  “看看美國在二戰期間與德國人和日本人“生死賽跑”的曼哈頓計劃,以及類似中國高鐵等事物?!彼f,“我這次從深圳到北京只是做的二等艙,你知道在美國,這樣舒適程度的火車根本不見蹤影?!?/p>

  今年6月,以他的名字命名的薩金特數量經濟與金融研究所在位于深圳的北大匯豐商學院成立。研究所的學術方向包括,研究人工智能、大數據在對經濟、金融的分析預測中所起的作用。

  薩金特就此坦言,“大數據一定程度上是個營銷手段”,因其很大程度上是對人們認為已比較無聊的一個概念——統計學——的新說法。

  “但是一些人認為營銷是個不好的詞,我不認為如此。一部分為此做營銷的是各大學校的統計系,他們需要更多資源,我事實上認為這是好事?!币驗榻洕鷮W科的一大瓶頸是,如何獲取及時、準確的關于人們有什么、想要什么的信息。

  在他看來,中國確實在科技的一些應用領域走在美國之前?!拔矣靡徊咳A為手機,也用微信,并用它進行支付。在像深圳這樣的城市里,到處都可以使用微信支付,現在連我的一些美國朋友也開始使用,或過來考察?!?/p>

  關于諾貝爾獎,盡管流傳著薩金特接到評委會打來的電話后只說了句:“我還沒有備好課”,便匆匆登上開往普林斯頓的列車去上課的軼事,但是薩金特還是對財新記者坦言,這還是“很大的驚喜”。

  在諾獎的大多數領域,尤其是經濟學領域,不少人是憑借他們50年前的研究成果獲得諾獎。他說,“因此,自從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我在斯坦福和紐約大學帶的中國學生,很多非常聰明,又有很好的數學等方面訓練,工作態度也極為努力,也有創造力,所以50年后,中國會在諾獎的每一個領域都獲得非常豐厚的回報?!?/p>

  “所以我們需要的就是時間?”他對財新記者的這一疑問回答道, “是的,時間和開放?!边@也是為什么鄧小平是有遠見的人,而特朗普對經濟和歷史則顯得無知。

  他直言,歷史的教訓是,一個國家只要關上國際競爭的大門,將自己的產業保護起來,就像阿根廷當年做的那樣,100年后就會像今天的阿根廷一樣。

  經濟學雖然還未發展成熟到,能對大數據時代計劃經濟是否能表現得和市場經濟一樣好等問題給出明證,但是對于早年的阿根廷或現在的特朗普主義,還是自由貿易有著更光明未來,經濟學還是可以給出清晰解釋的。

  【轉載指引】

  本文來自騰訊新聞客戶端自媒體,不代表騰訊新聞的觀點和立場

分享與收藏: 關閉窗口 打印本文 本文關鍵字: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熱點文章
 
重庆快乐10分开奖时间 捕鱼赢现金是骗局吗 捕鱼来了怎么刷到1亿 分分彩大数据杀号 麻将最常见胡牌规律 集发彩坛免费资料大全 手游棋牌游戏? 2020香港开奖记录结果 小说 单机斗牛棋牌 玩呗麻将下载 捕鱼大师下载安装